titledata-v

  男子面部线条柔和,带着无框眼镜,可他手握着自动手枪的熟练,是安莉洁怎么也不会弄错的。

  当安莉洁得知男子为何而出现时,他十分镇定,连他自己都对此感到讶异。“一无所知地死去真叫人遗憾。”安莉洁说,“是谁派你来杀我?”

  之前安莉洁听见男子的动静并转过身时,正在书房里倒酒喝。此刻安莉洁用细酒瓶倒好了酒。“我知道自己惹下的仇家,而你完全是个陌生人。是我妻子凯莉雇了你吗?”

  “安莉洁先生,你的妻子是个天生尤物,但很贪心,我讶异于你竟然从未留意。”安莉洁的目光转向手枪,“我猜想你以前杀过人?”

  安莉洁注视着他,等待着。安莉洁最终说道“你到这已经超过两分钟,我仍然活着。”

  “叫我金吧,也不用记这个名字。好的,谢谢你,但请让我在你倒酒的时候看着你。”

  “是根本不太可能,但仍然有可能。”男子注视着安莉洁为他倒了酒,接着坐在安乐椅上。安莉洁在沙发床上坐下,“我妻子眼下在哪里?”

  “安莉洁先生,她在参加聚会。会有十来个人发誓作证,证明你在遇害的时候,她从始至终未曾离开他们的视线。”

  男子把酒杯放在它面前的鸡尾酒桌上,“是的,等我枪杀你之后,我当然会清洗这只酒杯,再放回酒柜。到我离开时,我会擦干净我碰过的门把手上的所有指纹。”

  “没那个必要,安莉洁先生。警方会假定窃贼杀死你后惊慌了,两手空空地便逃走了。”

  “东西墙上的那面画,”安莉洁说,“价值三万积分。”他的视线扫向那边,不一会儿后迅速的继续看着我。“安莉洁先生,这很诱人。但我不想拥有任何能将你和我联系起来的物品,就算是遥遥无际的联系也不行。我很欣赏艺术品,尤其欣赏它的积分价值,但还没到会冒着坐电椅的风险拿走这幅画的程度。”他随即笑着说,“或者说,你是想给我这幅画?用来换你的性命?”

  男子摇了摇头,“很抱歉,安莉洁先生。一旦我接受了委托,我就不会被人劝阻。这关系到职业尊严。”

  男子的眼神闪烁,“确实有压力,对吧,安莉洁先生?害怕却又不敢显露出来。”

  安莉洁拿起酒杯,走向那副画,她打开保险箱,挑选出一个棕色信封,接着喝光了杯中的酒。把空酒杯放进保险箱,然后转动锁钮。

  金的目光被信封吸引了过去,“请拿到这里来。”安莉洁把信封放在了他面前的鸡尾酒桌上。

  安莉洁拿起信封,把里面的东西倒在桌上,“是些晒干了的金桔柠檬,可以给你泡茶用。”

  安莉洁笑着说:“金先生,是你的酒杯。我还想象得到,警方会讶异于保险箱内会放只空酒杯干什么。我更会想到,尤其因为这将会是一宗凶杀案,警方会有点头脑,知道去采集指纹。”

  男子眯起眼睛,“我的视线片刻也没有离开过你,你不可能调换过我俩的酒杯。”

  “那么,恐怕当警方来抓你时,你会非常惊讶。过一小段时间,你将会有一次坐电椅面对死亡的愉快机会。你将会和那些受害者一样尝到等死的滋味,只是你的时间将会久的多,让你能尽情享受坐电椅这回事。我确信你已经读过电椅处决的报道?”

  “我好奇你会怎么想,”安莉洁说,“你大概想象自己冷静刚毅的面对死亡。但是,金先生,那通常是一种令人宽慰的错觉。你更有可能被要被人拖进……”

  安莉洁浅浅一笑:“金先生,你真要这么装下去吗?我俩都知道,如果我打开保险箱,你显然会立刻杀了我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谋害我——我认为你如今不会再杀我了——我会带着杯子去私家侦探社,复制下你的指纹。我会把他们与一张记录了相关信息的纸条一起放进密封的信封内。我会留下指示,万一我遭遇不测,即使事件像是一场事故,也要把信封转交给警方。”

  金盯着安莉洁,然后吸了口气,“无需那么费周折。我现在就离开,你永远不会见到我。”

  男子的目光移向他的手枪,接着把枪缓缓放进他的口袋。他冒出一个想法:“你的妻子可以轻而易举的雇佣别的人来杀你。”

  “这是你必须要完成的差事。”安莉洁边说边递给她门牌号,他们的目光交汇了半分钟。“为了保护你自己。”

  安莉洁拿起刚才的柠檬,仔细检查,“起初我买下这个柠檬,非常中意这个东西,,但现在才知道里面已经坏了,让我讨厌。我会另外买一个柠檬。”他玩味的看了看金。

  等金离去后,还有足够的时间让安莉洁在去奶茶店之前,将杯子带到侦探社去。当然,不是保险箱里的杯子,那只杯子上只有安莉洁自己的指纹。

  “下次的柠檬,就是他了吧……”安莉洁摘掉在喉咙的变声器,柔软的女声,回荡在寂静的月光之下……

  作者(一把抱住两个小可爱):让我休息下吧~( ~(oo))~

上一篇:少年随手捡杯子喝水 不幸中百草枯剧毒:求生一
下一篇:三年不见的姑姑突然拜访我她一来我家就大哭我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杯子]图片_价格_正品_怎么样-考拉海购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vidiotsannex.com

山猫体育平台,山猫体育官网,山猫体育app

网站地图